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北京分院红色之旅(三)卢沟桥

作者:郑小林浏览次数: 日期:2015-08-14

 

        2015年8月11日中午,离开狼牙山风景区,我们驱车径直赶赴位于京郊西南丰台区辖境内的卢沟桥。在那里,新建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是必须要去的。我们事先得知,他们每天4点钟关闭入口、5点钟清场,因之要提前赶到,为争取尽量看得详细和深入一点儿留有余地。据此,为节省时间,大家决定不在当地路边找饭店,而是早餐后自带的少量花卷、鸡蛋、咸菜打尖。但急中出错,应北上易县,却南走满城,多绕了150多公里。待到了卢沟桥所在的宛平城外,汽车不得入内。大家下了车,都甩起小臂,向着宛平城内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站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入口前,一看手表4点过5分。与该馆一位副馆长联系安排我们集体参观事宜的赵进军,刚要向看门的保安介绍身份、说明情况、请求通融,谁料对方抢先说:“领导早已指示我有9位老同志要来,快请进吧。”结果,门票、安检等皆免,我们顺利进入馆厅。
        大厅左手边的一面墙上,“伟大胜利,历史贡献”的通栏标题下,依次凸显着《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八路军军歌》、《新四军军歌》。右手边的一面墙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大事记”的通栏标题下,1931年至1945年十五年的抗倭大事提纲挈领、历历在目。在馆内反复播放将音频减得很弱的国歌声中,我们随着人流缓缓前行。纪念馆展出内容分8个部分,第一部分为:“中国局部抗战,揭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第一单元,近代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东方战争策源地的形成。第二单元,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中国兴起抗日救亡运动。第三单元,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单元,日本进逼华北,中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潮。第五单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还未来得及细看,馆内的工作人员已告知快闭馆了。再看手表,可不是嘛,马上就要到5点了。于是,我们脚步匆匆,各个大厅走马观花似地浏览了一遍。依次为:第二部分,“全民族抗战,开辟世界第一个大规模反法西斯战场”;第三部分,“中流砥柱,中国共产党坚持正确抗战指导及敌后抗战”;第四部分,“日军暴行,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第五部分,“东方主战场,彪炳史册的历史贡献”;第六部分,“得道多助,国际社会积极支援中国人民的正义战争;第七部分,“伟大胜利,日本法西斯侵略者遭到彻底失败”;第八部分,“携手世界各国共建持久和平”。展厅结束语“抗战精神”四个大字赫然高嵌在墙壁上,下面概括的具体内容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必胜信念。”右侧,中国人民必须牢牢记住的两个日子赫然于墙:“九月三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其下方是观众留言处,杜胜英拿起一本《留言簿》,一篇一篇地翻阅上面的观众留言。李卓则以“四合院北京分院”的名义,在另一本《留言簿》上写下感言:“缅怀先烈,珍爱和平。”
        我们是最后走离馆厅的那一批人,站在楼外的台阶上集体合影。新院友杨宝城负责摄影,但镜头里少了他也不行。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求助于周边的过路人。这次不同,一位头顶皱皱巴巴的白色礼帽、瘦小枯干且面色黝黑、下巴上留着一撮稀疏胡须的小老头主动接过杨宝城手中的像机,指挥着我们如何排好队形,熟练地摁动着快门儿。大家交头接耳地议论,几乎一致认定他是摄影爱好者或摄影家,是在收集创作素材。我们中的小合影及个人留影,他也抢着帮忙,且主动攀谈。他身边还一位,看来是其朋友。比他胖了许多且高大,光着平头,厚嘴唇,说话瓮声瓮气。交谈中得知,他们的父亲也都是军人,这使我们备感亲切,谈抗战、谈时势,涉及的内容愈加广泛而深入了。纪念馆正门的前方是一个大广场,正中耸立一座寓意雄狮睡醒的巨大雕塑。我们相继聚拢在雄狮雕塑前合影留念,还是那个小老头充任摄影师,他身旁跟着厚嘴唇的胖子。益延滨少将是将军的后代,与同为军人之后的那个厚嘴唇的胖子唠得起劲儿。但越听越感到蹊跷,他说其父是71军的,参加了什么什么战斗。益延滨脑子画混儿:我们解放军的编制序列里也没有71军哪,再说也没参加过那些战斗哇。于是,神情严肃地认真与其订正:“你父亲是哪个71军的?”“国军”,那个厚嘴唇的胖子脱口而出。“嘻嘻嘻”,站在他们身边一直听其彼此对话的刘晓渝等好几个院友憋不住抿嘴直乐。“那我们是友军哪”,院友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那人不乐意了,马上纠正道:“我们都是中国的军队”。就这样彼此熟悉了,相互拉手,在附近树荫下的一排长凳上坐下。合影、攀谈,进一步了解对方。那个厚嘴唇的胖子名叫钟明中,今年66岁,江西萍乡人。因父亲是国民党71军的,抗战中参加过不少次战斗,而经常在网上发表纪念抗战的文章。网名“秋天霜叶红了”,在百度网上一搜即可搜到。那个小老头名叫黄万星,今年62岁,定居在日本,其父是国民党钢7军的。他回国採风,独自骑自行车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途中听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外开放,且馆藏内容有其父亲所在部队的抗战情况,便从南方骑自行车到北京,恰巧遇到了我们。与两位国民党军队的后代谈话,在抗日战争的民族大义上观点是一致的,很投机。然而对于国共之是非,话语中多有龃龉。但杜胜英提出的我军“官兵平等”等优良传统时,他们不得不表示服气。黄万星引用其父亲临终前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他们拿我们不当人哪!”
        告别新结识的两位国军后代,我们来到纪念馆对面的卢沟桥文化旅游区。此时,已夕阳西下,人人拖着长长的身影在卢沟桥上漫步。赶了一天路,先后参观“狼牙山五勇士陈列馆”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大家确乎有些累了。须知,我们一行9人中除了杨宝城尚不到60岁外,其他早已是花甲老人了。卢沟桥在北京市西南,跨永定河上。其初建于金章宗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成于明昌三年(1192年),迄今823年。桥旁石栏上,有精刻石狮四百八十五头。金元以来,为京师交通要道,素有南北咽喉之称。永定河源出山西洪涛山,东流经河北称卢沟河,简称卢沟。“卢沟晓月”,为燕京八景之一。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向我驻防卢沟桥的部队突然进攻,我国全面抗战开始,即在此地。大家在桥上缓步走了一个来回,就近找个露天售货亭分别坐下休息,趁机进行北京分院红色旅游两天来的情况小结。四合院政委益延滨首先讲话,一是对这次活动的起因进行说明,二是充分肯定这次活动的成果,三是对在座的院友逐一予以表扬和感谢,四是对北京分院院友今后线上、线下活动提出具体要求。四合院名誉院长崔大林接着讲话,一是认为通过北京分院红色旅游而成为院友说明大家志同道合,二是要用多上院网留下这美好的回忆,三是希望类似的线下活动继续搞下去。北京分院院长郑小林,最后用3首诗总结概括这次活动的收获体会。一、《七律·平型关赋》。神州抗日立雄关,捷报飞来第一篇。入水捞虾收篾篓,关门打狗剿凶顽。毒蛇尽斩寻三寸,野兽全除历八年。自古倭奴非善类,国歌今唱战旗翻。二、《七律·狼牙山赋》。火烬灰凉七十年,驱倭胜利觅根源。狼牙血染千秋泪,易水歌悲万古寒。八路人人皆勇士,哀兵个个俱红颜。两生三死悬崖跳,天地沛乎乃浩然。三、《七律·卢沟桥赋》。燕京八景一千秋,晓月年年伴水流。永定河边无永定,卢沟桥下有卢沟。全民抗日枪声响,社稷图存剑影稠。四百石狮皆睡醒,东西南北扼咽喉。
                                                                                      2015年8月14日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