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朱自清故居

作者:一船明月浏览次数: 日期:2015-10-10

朱自清故居

 

 

       按照三个明显的路标,转过几道弯,我很容易在扬州老街的一条狭窄深巷里,找到朱自清在安乐巷27号的故居。
       朱自清的老家在绍兴,幼年随父亲朱鸿钧来到扬州,度过了青年时代,又曾在扬州中学教书,故自诩“我是扬州人”。孕育了“八怪”的扬州也以朱自清而骄傲,由文昌中路上的有朱自清头像的大路标牌,就可见一斑,更不要说精心维护了这座有百年历史的老宅。对外开放的简朴故居,一方面再现当年的家庭生活场景,一方面用大量的图片和一些珍贵文物,展示他作为诗人、学者、战士的不凡一生。

 

 

       故居为典型的晚清江南民居三合院,有一个小小的天井。主房当中是厅堂,东侧是父母及次女的卧室,西侧为庶母和朱自清儿子朱润生的卧室,朱自清的卧室在厢房。与北方相比,江南的普通民居(含院子)体量很小,故居也不例外,感觉比较局促逼仄。尽管如此,厢房前不足4平米的小空地上,也精心栽种了花草竹木,平添清爽的书卷气。厅堂的八仙桌之上,中堂山水画的两侧赫然一副康有为的联语:“开张天岸马  奇逸人中龙”。不知一生清贫的朱父,是否有意选择这意味深长的吉语以寄托心中的期许?(遗憾的是,他在1945年病故,生前没有看到到长子誉满神州。)各卧室均很简朴,可见朱家家境的清寒。早年生活的清苦艰辛,对朱自清的人格磨练和情操修养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第二进为新开辟的朱自清生平事迹展。首先是一个序厅。灯光下,一尊几乎等身的汉白玉朱自清全身坐像,清瘦矍铄的面容,深邃沉思的目光,庄重凛然的气质,正与身后荷塘背景之上的大字“清芬正气传当世”(江泽民手书)相呼应。即使不太了解朱自清的一生的观众,也会被迎面扑来的正气所感动所折服。

 

 

       朱自清18岁(1916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次年进入哲学系。1919年参加了伟大的“五四”运动,同时走上了文学道路,在1919年年底开始发表新诗。他是新文化运动(反帝反封建)中最早最重要的文学社团“文学研究会”的早期会员之一。参与发起最早的诗歌团体《中国诗歌会》,创办第一个诗歌杂志《诗》(月刊)。一张定格于1921年的珍贵老照片,留下他与几位湖畔诗人(汪静之、叶圣陶、曹诚英等)的身影。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扬州中学、浙江第一师范、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任教。1931-1932年游学西欧。在创作新诗、散文的同时,致力教学和学术研究。他的散文一如其人,清新、朴素、优美,尤其擅长写景抒情,文质并茂,感情真挚,在文坛上独树一帜。
       和同时期诸多的儒雅、平实知识分子一样,朱自清酷爱读书,执着地徜徉在文学和学术的殿堂里,无党无派,不大过问政治。他曾自评是“爱平静爱自由的个人主义者”,并非戏言调侃。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八年抗战结束后社会仍激烈动荡,内战烽烟四起,他再无法悠然置之度外。汹涌澎湃的革命激流,特别是在李公仆、他的同事加挚友闻一多先后被害后,惊醒了书斋里的朱自清。从此,他放眼窗外,走出书斋,全身心投入民主运动,思想嬗变升华,谱写了令人敬仰钦佩的光辉而悲壮篇章。
       1946年7月以后,他不顾个人安危,在成都参加李公仆、闻一多的追悼大会,报告闻一多的事迹。1947年1月回到北京后,开始担任“整理闻一多遗著委员会”的召集人(一年后《闻一多全集》编就)。同时,他与12位教授共同在“抗议北平当局任意逮捕人民”的宣言上签名。因此,他上了国民党的黑名单,住宅多次受到特务的滋扰。尽管形势严峻,他仍积极参加北平学生反内战反饥饿的民主运动,在高校做《论气节》《论吃饭》《论严肃》等讲演,足见他走出书斋后,视野之拓宽,思想之变化,认识之提升。1948年6月18日,朱自清不顾生活困苦,孱弱病重,又在《抗议美国扶日政策并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宣言》上签字。这意味着每月要减少六百万法币的生活费。虽然他在清华的月薪很高,由于物价飞涨之故也只能买三袋面粉而已。此时,朱自清的胃溃疡病已经相当严重,体重不足76斤,急需适当的营养补充和临床治疗。但签字后,他立即让孩子把配给证退回去。7月9日,他又签名抗议北平当局“7.5”枪杀东北学生。之后,8月6日入住医院,仍不忘再次叮嘱家人,“我已拒绝美援,不买国民党配给的美国面粉”。他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民族气节和凛然情操,坚持到生命的终点。
       1948年8月12日,贫病交加的朱自清与世长辞,年仅五十岁。留下30种著作,计200余万字。噩耗传来,清华大学举办隆重的追悼大会,冯友兰主祭,梅贻琦校长致悼词,并破例下半旗致哀。陈寅恪、费孝通、朱光潜、钱伟长等多位文化名人参加,深痛悼念这位外表看起来羸弱却铁骨铮铮的诗人、作家、学者兼民主斗士。10月安葬在西郊万安公墓,墓碑碑文为“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先生之墓”,到九十年代,夫人陈竹隐去世后与之合葬。
在展厅里,意外地看见一幅放大的毛泽东原稿手迹,内容就是大家熟知的,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倒数第五段对闻一多、朱自清、的高度赞扬——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的人们,在美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面前站起来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慨。
       手稿显然为硬笔书法。眼熟的毛体书风,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后,又做十几处精心修改,可见行文的严谨与慎重。“民族的英雄气概”——高度的评价与赞美,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确是非常精到的。

 

 

       由于填补了诸多细节,对这位现代文学家、学者和民主斗士的认识,更加深刻更加钦佩了。人如其名,文如其名,一言以蔽之——品高人自清!回到家后,找出《朱自清散文》,再读《背影》《荷塘月色》《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子恺漫画代序》《给亡妇》(发妻武仲谦1929年病故),展读《论严肃》《论吃饭》《论气节》,都有了不同的或新的感受。生前,朱自清用优美的华文写就了篇篇锦绣、字字珠玑的散文;身后,又用血肉之躯,书写了民族气概的更美的华章。联想起序厅里朱自清像身后那幅几乎占半壁墙的荷塘画作,明白了故居布展者的艺术匠心——铺满池塘的田田绿荷,其清纯、清平、清气,正是朱自清一生的挚爱,也是朱自清高洁精神的化身!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