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初识朱熹

作者:韩再文浏览次数: 日期:2015-10-10

                                                                  初识朱熹


       游武夷山水,天游峰是必到之处。
       登上峰巅,见九曲溪蜿蜒曲折,碧水丹山,绿树倒映,如画风光,尽收眼底。在天游峰与“五曲”之间矗立两峰,一峰巨石如削,拔地千尺,曰仙迹岩;一峰葱翠如屏,若隐若现,曰隐屏峰。两峰环抱之下,便是南宋时著名书院---“武夷精舍”所在。
      走山下石板路,先过五曲大桥,按照“朱熹园”路标,登上石阶,就能见到石牌坊一座,横额上刻“武夷精舍”四字。 牌坊两侧,立有朱熹坐像和朱熹及黄榦、蔡元宝、刘爚、真德秀立像。牌坊后面,是一座天井式大殿,前庭匾额上书“学达天性”为清康熙皇帝御书。后殿为学堂,书桌、蜡像等物,再现了当年朱熹讲学情景。大殿两厢,两堵残墙被封在玻璃罩下,是为康熙二十六年重修的书院遗存,以示书院曾经存在的位置。
       “武夷精舍”是朱熹一生为官、研学、从教中所创建的第四所书院。
       淳熙九年(1182年)七月,朱熹因弹劾贪官唐仲友而得罪了当朝宰相王淮,愤然辞职还乡。游至武夷山九曲溪的“五曲”,但见溪流两旁丹崖翠壁,苍藤茂木,令人心旷神怡,顿觉这是读书、著书的好去处,第二年就着手创建了这所书院。
       书院建成后,著名历史学家,建安人袁枢前往祝贺,陆游、辛弃疾、杨万里都写诗寄贺。蔡元定、黄榦、林用中、詹体仁、方仕、廖德明、沈然、祝穆、祝瑞蒙、李闳祖等众多人,在此跟随朱熹学习。其他各地学子也负笈沓来,形成了当时道在武夷的盛况,被学界称为“道南理窟”。
       直到绍熙元年(1190年),八年中,朱熹自号“仁智堂主”,除了授徒、讲学和进行学术研讨活动外,他还完成了《易学启蒙》、《小学》、《大学章句》、《中庸章句》、《诗集注》和他的重要著作《四书集注》等。这一系列学术文化创作活动,标志着朱熹理学思想体系的形成。
       此外,朱熹还写有《武夷精舍杂咏诗序》、《武夷精舍杂咏十二首》和《武夷棹歌》,用来赞美书院环境的绝妙之处。一位大理学家用了八年所观察、体味的情景,是我们凡人走马观花所悟不到的。
       中国复旦大学原副校长、著名历史学家蔡尚思先生曾题诗赞美:“东周出孔子,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
       朱熹祖籍江西婺源,生在福建尤溪县城关镇郑安道旧宅(又称郑氏草堂,后为开山书院)。朱熹从小就喜欢思考,刚会说话时其父朱松指着天告诉他:“那是天”,他竟然反问:“天之上有何物”?
       绍兴七年(1137)夏天,朱熹和母亲被送到福建浦城县寓居。在这他苦读经书,开始接受儒家六经训蒙教育。初读《孝经》便在书上题字:“不若是,非人也。”后随其父迁居福建建安“环溪精舍”,这一期间,受父亲的影响,朱熹的诗文突飞猛进,传到婺源故里,令那里的先辈们都赞赏到:“共叹韦斋老,有子笔扛鼎。“
       绍兴十三年(1143),朱熹14岁,三月,朱松在“环溪精舍”家中病逝。受朱松临终之托,曾与朱松同朝为官的抗金名将刘子羽,将朱熹母子接到崇安县五夫里,修建五间旧屋供居住。朱熹遵从父亲的遗嘱,拜胡宪、刘勉之、刘子翚三先生为师,潜心攻读儒家经典,问道向佛,吸纳诸子百家,博览群书,逐步明确了儒家经典中关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又受程门弟子吕大临所作的《中庸解》中“人一已百,人十已千”的启示,写了一篇《不自弃文》,以警励自勉。绍兴十七年(1146)朱熹参加建宁府乡贡考试,高居榜首;绍兴十八年(1148)春,19岁的朱熹在京城临安(今杭州)参加礼部会试,金銮殿试,得中王佐榜进士第五甲第九十名,赐进士出身。绍兴二十一年(1151)朱熹又到京城参加吏部举行的铨试,合格后,被授予文官最低一级左迪功郎,任福建泉州府同安县主薄待次,但要等现任主薄三年任满后才能补缺。
       在赴同安途中,朱熹首次拜访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延平李侗先生。李侗一生不仕,结庐水竹樟林之间,山中屏居四十年。他为人简重,不立文字,也不多言语,对朱熹的拜访只用一句话点拨道:“道亦无幽妙,只在日用间著实做工夫处理会”。
       朱熹师事李侗约十年之久,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曾五次徒步行三百多里到李侗处求教。李侗的教诲使朱熹的思想由佛、儒杂糅向纯儒转变,逐步形成了朱熹理学的思想体系,成为二程(程颢、程颐)理学南传道统上的嫡系弟子:杨实—罗从彦—李侗—朱熹。从此,朱子理学文化出现在中国文化思想的舞台。朱熹曾用“鸾飞鱼跃”来形容自己拜师李侗后的思想变化,后将他和李侗的对话、书信等汇编成《延平问答》。
       乾道三年(1167)朱熹带领弟子范念德和林择之,不远千里前往湖南潭州,访问当时湖湘学派代表人物张栻。张栻也是一位主战的理学家,当时很有名望的学者。朱熹和张栻在两个月的论道中,对太极(无极)之理和《中庸》进行了讨论,场面十分激烈,“三日夜而不能合”,最终朱熹接受湖湘学派的“性未发以心为已发”“先察识后涵养”等观点结束。这次“朱张”会讲开创了中国书院史上自由讲学的先河。
       淳熙二年(1175),在吕祖谦的倡导下,朱熹和弟子又到江西铅山鹅湖寺,与陆九州、陆九岭为首的江西心学派进行学术辨论,主要围绕“尊德性与道向学”“发明本心(陆学)与即物穷理(朱学)的矛盾展开。辩论进行了十天,终因朱、陆两派的学术观点难达一致而不欢而散。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第一次著名的”鹅湖之会“。论辩结束在回崇安途中,朱熹看到闽赣交界的分水岭时(即武夷山黄岗峰一带),眼观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和风情万种的溪流,心想此次争论,有感而发:”水流无彼此,地势有西东,若识分时异,方知合处同。“朱熹借水流、山势的分异和源头的合与同来说明学术间可以切磋交流,借鉴吸取,求同存异。这充分表明了朱熹做学问的求实精神。
       朱熹一生经历坎坷,几进几出官场,前后九年,其余时间则讲学论道,著书立说,由衷热爱教育事业。每到任职地方,即着手整顿州府县学,创建、修复书院,制定书院学规,编撰讲学教材。朱熹先后创建了“寒泉精舍“”南溪书院“”云谷庵草堂““武夷精舍”“考亭书院”等五所书院,组织修复了“白鹿洞书院”和“岳麓书院“。
       乾道六年(1170)正月,朱熹为母亲守墓,创建了第一所书院,取名“寒泉精舍“。边守墓,边著述讲学,度过了五年时光。朱熹在此完成了《家礼》《论孟精义》《太极图说解》《西铭解》《八朝名臣言行录》《论语精义》《孟子精义》《资治通鉴纲目》《通书解》《程氏外传》《伊铭渊源录》等著作,是其著书立说的第一个高峰期。
       特别是淳熙二年(1175)四月,浙江金华学派代表人物吕祖谦来寒舍探访朱熹,他们共同研读北宋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四子的著作,并合编成理学的入门书《近思录》十四卷,是为我国第一部哲学文章选集。
       “寒泉精舍”虽然规模不大,却是在这里为朱子理学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朱熹创建的第五所书院在建阳考亭村。
       绍熙五年,朱熹罢侍讲回到考亭后,直到庆元六年(1200)逝世,一直在考亭讲学和著述。他的弟子也跟随着聚集在考亭,形成了中国理学史上著名的“考亭学派”。朱熹在这完成了《孟子要略》《韩文考异》《书集传》《楚辞集注》《仪礼经传通解》《周易参同契考异》等著作。
       “考亭书院”之名来源于宋理宗赵昀御书匾额,之前名“沧州精舍”也是由原“竹林精舍”扩建后更名。
       “沧州精舍”沿用《白鹿洞学规》,奉祀先圣孔子,配祀颜回、曾参、孔伋、孟轲四贤和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邵雍、司马光、李侗七子。
       “考亭书院”也几经沧桑,屡遭兵火,直到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时任建阳县教渝的篮陈略发起捐资,将焚毁书院修葺一新。康熙四十七年(1705),康熙皇帝御书“大儒世泽”匾额,配以“正心诚意阐邹鲁之实学;主敬穷理绍廉洛之心转”对联赠与书院。
       “白鹿洞书院”隐居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唐贞元年间(785-805)诗人李渤与其兄为隐居读书而建,后毁于兵马之灾。宋初,九江人在废墟上重建,得宋太祖赵匡胤赐《九经》等书,因此名声大增,奉为北宋四大书院之一。后又毁于兵火,从此荒废百年。
       淳熙六年(1179)三月,朱熹出任南康知军,到任后就着手重建白鹿洞书院。书院建成,特请吕祖谦作《白鹿洞书院记》,阐述重建书院的宗旨。朱熹亲为八方学生讲授《大学》、《论语》、《中庸》等,并在师生间研讨、辩论。又将自己理学教育思想编制成《白鹿洞书院揭示》,作为书院教规,其主要内容是:
       五教之目: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为学之序: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学之。
       修身之要: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处事之要: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接物之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五教之目体现了朱熹主张的“学以明人伦为本”“以德行为先”的以伦理道德教育为本的教育思想,“为学之序”和修身、处事、接物之要,表达了封建教育的基本要求和办学的一般规律,也概括了传统儒家文化的精髓。淳佑元年(1241)宋朝理宗皇帝亲笔御书《白鹿洞学规》颁布天下,成为中国封建教育史上最早的教育规制之一,对往后的书院制度影响极大。
       朱熹主持修复的第二所书院是湖南长沙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由北宋开宝九年在任潭州太守朱洞所建。咸平二年(999),李允将书院规模扩大,形成以讲学、藏书和供祀组成的书院制度。祥符八年(1015),宋真宗亲书“岳麓书院”,从此名震天下。乾道元年(1165),著名理学家张轼主教书院,才有朱熹专程造访,“朱张会讲”盛况。书院建有崇道祠(又称朱张祠),以示纪念当年会讲先河盛况。
       绍熙五年(1194),朱熹知潭州兼湖南路安抚使,任职期间重修了岳麓书院,置学田五十顷,扩大规模,颁布“书院教条”;亲临书院为生徒讲学,写下了“忠、孝、廉、节”四字训词。使岳麓书院第一次有了正式的学规。
       朱熹著书、立说,重教兴学功绩卓著,为官勤政也多有建树。自举进士至辞世,朱熹被朝廷任命官吏到职六次,未到职十三次,乞请祠官十三次,经历了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宦海生涯也是坎坷曲折。
       朱熹初次为官是绍兴二十三年(1153),出任泉州同安主簿。到任后,亲自前往永春学“敦礼仪、厚风俗、戢吏奸,恤民隐”的治县之法。鉴于同安学舍破坏,学子们学业荒疏的状况,朱熹经多方奔走,筹集钱款、修葺县学、并颁布《谕学者》《谕诸生》《谕诸事》等文告,确立县学的宗旨和大纲,以德施教,整顿学风。他还亲为诸生讲解《论语》二十篇,推广儒学教育。针对社会上存在的投降卖国,官场腐败,苛捐赋重,民风不正等种种弊端,为县学诸生作三十三首《策问》,引导诸生学以致用。
       朱熹离任后,同安市民怀念他,相与立祠纪念。至今保存着的“同民安”石舫就是朱熹政绩的真实写照。
       在任主薄期间,朱熹发现“为政忠君”与他的“仁政爱民”思想常发生冲突矛盾,使他产生浓重的厌倦官场情绪,发出了“不堪从吏役,憔悴欲归林”的叹息,四年同安主薄生涯结束后,便罢归退隐山林。
       乾道七年(1171)朱熹在建宁知府沈度的支持下,从建阳赶到五夫,创办“社仓”,以备饥荒。数年后,社仓赈济乡民,造福一方。孝宗皇帝下诏将朱熹的《社仓法》颁行于全国,当时对中国古代社会保障起到积极作用,被誉为“先儒经济盛迹”。
       淳熙六年(1179),朱熹第二次踏上仕途,出任江西省南康郡守。他针对当地地瘠民贫,民风不淳,教育落后,士风萎靡等问题,提出了宽民力,敦风俗,砥士风“三条施政措施,用”三纲五常“来调整家庭人伦和社会人际关系,兴办书院来宣扬传授儒学。为当地百姓减税免役,兴修水利,促进了当地生产力的发展。
       朱熹再次为官已是绍熙元年(1190),南下漳州任郡守。为了朝廷和佃民的利益,坚决主张“正经界“,以解决”贫者无业有税,富者有业无税“的不公问题,在漳州进行了:正经界、蠲横赋,敦风俗、播儒教”的改革。但由于朝中权贵大臣反对,以及本地豪门大户的抵触,“正经界”这一改革措施失败。
       朱熹最后一次为官在绍熙五年(1194),新君宁宗赵扩皇帝即位,为了“取得天下之人望以收人心”,采纳了宰相赵汝愚的举荐,召朱熹回京,升任焕章阁待制兼侍讲。宋代侍讲就是专门为皇帝进读书史,论经讲义。而宁宗只不过是利用朱熹装点门面,粉饰太平而已,一旦朱熹向皇帝宣讲“帝王之术”,要求皇帝正心诚意,读经穷理,勤政爱民时,反而引起宁宗本能的反感,于是借口“方此隆冬,恐难立讲”,将朱熹撵出了朝廷。
       朱熹一生刚正不阿,屡屡触犯皇帝、权臣,遭受奸臣迫害。监察御史沈继祖受权臣韩侂胄指使,将胡紘罗织的朱熹六罪上疏宁宗皇帝,庆元三年(1197),朱熹被削职罢官,从而结束了他一生的政治生涯。同时宁宗又准知绵州王沇所奏,将朱熹的学术斥为“伪学”,其著作惨遭焚毁,朱熹等59人被打成逆党,这就是历史上的“伪学之禁”,也称“庆元党禁”。
       朱熹晚年遭诽谤罢官,列为伪学逆党,使得他生活上贫病交加,十分凄凉。庆元六年(1200)三月初九,朱熹含冤辞世,终年71岁。
       噩耗传出,众多道学门徒好友以诗、词文哭祭朱熹。辛弃疾哭祭道:“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陆游哭道:“某有捐百身起九原之心,有倾长河注东海之泪。路修齿耄,神往形留。公殁不亡,尚其来享”!冬月二十日,葬礼当日,虽然有党禁约束,仍有近千人参加会葬。由蔡沉主丧役,黄榦主丧礼,将朱熹安葬于建阳唐石里(今建阳市黄坑镇)的九峰山下之大林谷,与其夫人刘氏合葬一处。
       朱熹辞世后,朝廷才发现朱熹的思想有利于封建王朝的统治,九年后得以平反昭雪。南宋朝,宁宗诏赐溢朱熹,遗表恩泽,称朱文公。理宗赠朱熹太师,追封信国公,后改封徽国公。淳佑元年(1241)正月,理宗下诏学宫,将朱熹从祀孔庙,与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并列为五大道统圣人。咸淳五年(1269),度宗诏赐婺源朱氏故里称“文公阙里”,同孔子阙里并立。到了元至正元年(1341)元惠宗下诏兴建朱子文庙,次年改封朱熹为齐国公,从此,朱熹也像孔子一样,受到统治者的顶礼朝拜。
       朱熹的《白鹿洞书院揭示》为封建社会办学的指导文献;朱熹的《四书集注》和明成祖钦定编撰的《四书大全》、《五经大全》、《理性大全》都被定为法定教科书或取士之制。
       到了清代,康熙皇帝诏升朱熹配祀孔庙十哲之列。康熙自称“读书五十余载,只认得朱子一生所做何事,”并谕敕李光地编撰《朱子全书》、《性理精义》等书颁行全国。康熙还赞朱熹是“集大成而绪千百年绝传之学,开愚蒙而立亿历世一定之规”的大学者。
       历代皇帝之所以对朱熹赞赏有加,宋理宗皇帝最先点破玄机,说朱熹是“极高明而道中庸、多闻见而守绰钓”的人物,其理学思想“有补于治道”,即是利于封建王朝的统治。
       朱子文化在现代中国的研究和传播也从没有中断。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来访中国,毛泽东主席与他会谈后,赠送他的礼物便是朱熹的《楚辞集注》。1988年,蔡尚思先生发表过《朱子学研究的新方向》和《朱熹的书院教育与礼教思想》等论文。1990年左右,中国开始挖掘朱子文化遗存,发现复建朱熹故居等。朱氏故里婺源建有朱子文化园;武夷山复建“武夷精舍”;五夫里整修“紫阳楼”。还有漳州朱子讲经处;建阳“考亭书院”,尤溪城关镇的“南溪书院”等等。
       特别是福建尤溪,朱熹出生的地方,政府已投资,在青印江畔,翻建南溪书院,再建朱子博物馆和沿江朱子文化长廊。现已建成中心广场,朱熹塑像矗立正中。两株朱熹当年手植樟树,现仍高大挺拔,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后山上的观景亭,上山步道和朱熹祖房,也已完工,即将向中外游人开放。
       朱熹理学说,作为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在海外也有广泛的传播。日本德川幕府时代就出现了日本朱子学思想体系,成为日本官方哲学;朱子学元代传到朝鲜,被李朝定为国学;越南、新加坡、泰国等,都大量印行《四书集注》、《小学》、《孝经》等作为办学教材。明末以后,朱子学又向欧美一些国家传播。二十世纪后,《朱子的知识论》、《朱子的道德哲学形成的探索》等著作相继问世。1982年,夏威夷大学还举办了首次朱熹国际学术研讨会,集聚世界知名朱子学者80多人,探讨朱熹思想。
       特别是1999年,国际古迹理事会在研究中国武夷山是否符合世界文化遗产条件时,西方专家找到了朱子理学对应的英文名称—“后孔子主义”。当年12月1日,世界教科文组织将武夷山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评语说:武夷山是后孔子主义(朱子理学)的摇篮。作为一种学说,后孔子主义在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占据统治地位曾多达很多世纪,并在哲学和政治方面影响了世界很大一部分。
       朱熹以他那博大精深的学术思想,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是他以“虚心顺理”的态度,博览群书,精思穷理,对经学、史学、文学、乐律、佛教、黄老之术、自然科学都有广泛深入的研究,成为南宋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诗人、最后成为儒学集大成者。朱熹建立了完整的唯心主义理学体系,认为“理”和“气”不能相离,天下未有无理之气,亦未有无气之理;强调天理和人欲的对立,要求人们放弃私欲,服从天理。因此,朱熹提出的“存天理,灭人欲”就是其客观唯心主义的核心。
       朱熹的诸多名言警句,也为后来人读书、学习树立了典范:“人之进学在于思,思则能知是与非。”
       “立身以学为先,思诚为修身之本,立学以读书为本,而明善又为思诚之本。”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在于读书”。
       一代伟人毛泽东曾论述过“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观点,用来指导中国的文化建设。朱子理学以正统的地位,统治中国封建社会700余年,或许对当今社会也有借鉴作用。当前的“反腐倡廉”,就如同“存天理、灭人欲”。而朱熹对待读书学习、精思穷理的态度,更是我们应该效仿的。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常学习,读好书,知情达理,那将会受益一生。而我们的国家就会公正廉明,政通人和,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