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游鸡冠山记

作者:唐王山浏览次数: 日期:2015-10-10

游鸡冠山记

     初夏的五月二日,我从盖州双台子赶回故乡参加堂弟庆贺孙子十二岁生日宴会,躺在堂弟家的农村大炕上,万千感慨涌上心头,离开故乡跑到营口谋生四十一年了,当年的小伙伴们都已经繁鬓斑白,儿孙绕膝,父母已故,故乡早已没有了家,然而故乡的山川草木河流总是让我恋恋于心的。
    三日晨三点多钟,村中的鸡鸣狗吠了起来,忙活了大半夜的亲属们都还在农村的大炕上沉睡的时候我却起床了。冒着蒙蒙的晨雾,独自行走在雨后的弯弯的山道上,小时候的一些印记便浮现了出来。
     我出生在蓉花山乡东瓜川屯,离鸡冠山八华里,我家最兴盛是爷爷在世的时候,二十六口成员的大家庭,团结在爷爷周围,勤劳耕作,其乐融融。然而好景不长,一九六零年因天灾人祸挨饿分家了。二婶娘在蓉花山下的大连庄河缫丝厂工作,二叔便搬在了蓉花山德兴街的鸡冠山下居住。
    多年没有蹬鸡冠山了,小时候和屯中小伙伴们放猪砍柴,每当天阴的时候都会向鸡冠山望去,并吟诵起:“鸡冠山带帽(乌云),不刮风就尿尿(滴雨)”的顺口溜。
    小学时学校组织游过鸡冠山,学校只是领学生到山下看看就是了,谁敢冒危险让小学生上山呢?上中学三年,庄河第八中学就坐落在鸡冠山脚下,读书三年没有登过鸡冠山顶峰。那时候人在图画中,不知景色美,身在山村的人没有谁会感觉到山河美在哪里的!     回来一次不容易,我要趁此机会攀登一次鸡冠山,领略一次它的风光。与蓉花山遥相呼应的是蓉花山,隔着镇区两山遥遥相望。鸡冠山它海拔达500余米,占地面积达9平方公里。山的东、北坡以黑松为主,还有沙松、赤杨;山的西、南坡柞树居多,还有落叶松、刺槐、核桃树等。
    此时正是初夏的清晨,我沿南坡蜿蜒起伏的人工水泥路而上,丰富的植被,晨露覆盖,林中鸟雀不时嘎然扑腾飞出。据我判断多是野鸡,还看到有松鼠,野貉、狍子在林间小径横窜而过;也看到新土隆起蜿蜒的穴洞,我怀疑它是蛇和獾子爬行的印记。山披上了树木郁郁葱葱的,景色如画。
    水泥小路过后便是人工石阶,来到烈士陵园,凭吊了史春英烈士。史春英是来自山东栖霞地区的年轻姑娘,1946年随工作队来到东北参加土改工作,1947年她被国民党军队活捉枪杀了,年仅21岁,为了信念而牺牲,其壮举可歌可泣。
    继续攀登至鸡冠山公园,放眼活动场,规模不大,依山矗立着铭刻着鸡冠山森林公园的石碑,小活动场也设置了几件健身器材,环境清幽,但却没有看到晨练的人影,多好的环境啊!若是在城市,这个时候,这样好的生态环境一定是人山人海了!
    过了活动场,便是少有人走的林荫模糊的山径了,远看鸡冠山石径斜,石径也越来越艰难了,本想停下返回,可是又想,年已六十多了,不知何年月再重来,就又鼓足勇气继续攀登,攀扯树枝,摸索穿行林间,终于登上了鸡冠山的顶峰,实际我并没有登上最高峰,我抵达的只是鸡冠山的鸡尾巴而已。
    天已大亮,置身在鸡冠山的鸡尾巴部位四面望去,镇区内的景色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偏东北的蓉花山笼罩在晨雾中,甚是壮观,南观朱隈子水库,更是一片雾气腾腾,看不到水库的真面目。
    手机响了,是燕儿侄女打来的,亲属们起来看我走了三个多小时还没有回去,都有些不放心了!就在我准备回返的石径拐弯的草丛中,扑棱一声,惊飞出一只野鸡,打眼发现到一窝野鸡蛋,数了数十三枚,拿出相机拍照了一番,捡起野鸡蛋。从南而上,从北而下,在运动场遇一陌生游客求她为我拍摄了几张照相,作为2014年夏初回故乡蹬鸡冠山的纪念。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