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柳永纪念馆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5-08

柳永纪念馆

  没想到在去武夷宫(武夷名人馆)的路上,与柳永的纪念馆不期而遇。我不记得柳永的籍贯(仅知是南方人),手边的旅游资料也没有提到有这个景点介绍,很惊讶——难道会是本地人?就兴致勃勃先到此一游。


  柳永在文学史上可以说是一个“异数”,生前潦倒无名,甚至屡遭白眼歧视,致使生卒年份都没有确切记载,故里也不很确定,死后草草埋葬他乡。他的名声鹊起归功于数年后苏东坡的发现和赞扬。当被推崇荣登词坛的高台时,他已无从知晓了。现已确定他出生在五夫里,五夫里在崇安境内,崇安后归建阳,如今建阳规划入武夷山市,所以2001年在这里建立柳永纪念馆。2004年把流落镇江若干年的骨殖移此重新安葬。此举非常合乎情理,也非常应时,对宋词做出杰出贡献的大家,本应有他的灵魂归宿地。将个人纪念馆与武夷名人馆比邻而建的果断举措,更加重了其本身的文化含金量。千载游子今朝还乡,若地下有知,是不是又要作一首长调了?
  由“渐入佳境”石牌坊进入纪念馆,一座仿宋代风格的建筑。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背倚大王峰,开阔的院落——约十亩以上,如茵开阔草坪,再加上粉墙翠竹,八角凉亭,石雕石像,把纪念馆陪衬得非常气派,也非常典雅。我敢说,国内可能没有哪个文学家能享受如此慷慨隆重的待遇。桑梓地的后人,出于对旷世才子的敬仰,怜惜乃至安慰,尽其所能地奉献出拳拳心意,完全可以理解。要知道,还有当代伟人毛泽东亲笔书写的《望海潮》长久陪伴这位异代文友呢,这又是何等的殊荣啊。


 
  柳永共留下二百多首词作(诗仅二三首)。他为歌女伶工倾心而作的小令与慢词(长调),由于博采民间俚语,注重音律,不啻当时“流行歌曲”,广为传唱吟咏,故有“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天下咏之”的佳评。柳永的《望海潮》还不胫而走出了国门。北方外族的金主完颜亮读后,竟然起兵南下,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繁华温柔之乡。柳永开创了慢词的新体裁,一改之前以小令为主的面貌。慢词长调可容纳包含更多的抒情内涵,艺术功能与社会功能结合在一起,从而把词作推向更深更广的文化领域。学者认为,苏东坡的词作明显地受到柳词的影响。以我之浅见,毛主席的《贺新郎  别友》就化用了柳词《雨霖铃》中的一些佳句。
  主馆的展厅中,最醒目的地方展示放大数倍的毛主席用行草书写《望海潮》的手迹,行笔酣畅、激昂、狂放,属晚年的书法佳作(还有大幅的毛主席照片及杨开慧照片)。尽管生卒年份都不确切,展板上却图文并茂地演绎着馆主悲惨跌宕的一生,以及身后历代的评价荣耀,两者落差之大,独步文坛词苑(国外画家梵高的生前身后的故事可与之类似)。展厅后墙外壁镌刻《雨霖铃》《定风波》等十首脍炙人口的词作,供游人欣赏品读。柳永的词作,不仅有失意落寞(“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仅有羁旅惆怅(“凝望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不仅有离愁别恨(“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也有许多描绘自然风光的清新佳句(“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骛落霜洲,雁横烟渚。”“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才子词人”“白衣卿相”的小令长调,竟然拨动了从市井百姓到文人士子到革命领袖的心弦,在华文诗歌史上大概是空前绝后的奇迹吧?而这其中蕴涵着的微妙美学理念是否也值得学者去深入探讨呢?
  草坪上还安放一尊柳永手持书卷的老年铜像,与旁边年轻时风度翩翩的白色理石像成鲜明对比,面容饱经沧桑却坦然平静,仿佛落叶归根终于安心了。到如今,自古以来心仪柳词的上上下下众生也可以释怀了。  
                                               ( 2010-10-19)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