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信息
关于我们
详细信息

字号:   

千秋苏公祠

作者:大江东去浏览次数: 日期:2015-06-01

千秋苏公祠

  蓬莱古称登州,早在唐代就是海防要地。这里还以海面经常出现海市蜃楼而闻名。苏东坡元丰二年(1079年)因乌台诗案入狱,不久出狱但被贬谪,先在黄州,后到常州宜兴。元丰八年(1085年)六月复官,出任登州军州事,即地方长官。他举家北上到青岛,再转水路绕过半岛,于十月十五日抵达登州。政坛云谲波诡,任命朝令夕改,刚上任五天,又接旨奉诏赴京师,升任礼部郎中(之后又擢升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兼侍读),遂于十一月初离开登州。实际在任上仅五天,在登州前后也就了住二十天左右。


       五天,短短的五天,一般官员不过是行装刚打开,家眷刚安顿,同僚刚相识,公文刚处理而已。然而,苏东坡可不是“一般”的空降新官。此时此地,他一扫党派纷争的种种阴霾,走进市井田野,深入军营防地,了解民情政务,并思索怎样施展才华励精图治,以报国尽忠。历史证明,在这个北方的边陲小镇,苏东坡留下的诗篇和政绩,完全出乎常人之料想。跌宕生涯里,又写下鲜活闪光的一页。这一年,他五十岁。
  在这里,他写下广为人知的那首《海市》诗。诗前有小序:“予闻登州海市旧矣。父老云 常见于春夏,今岁晚,不复出矣。予到官五日而去,以不见为恨,祷于海神广德王之庙,明日见焉,乃作是诗。”海市蜃楼是大自然的奇观,诗人一贯喜欢寄情山水,和常人一样,向往着能有幸大饱眼福。果真,老天爷垂青这位命途多舛的大诗人,破例在初冬时节演绎了一场幻影。“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心知所见皆幻影,敢以耳目烦神工。岁寒水冷天地闭,为我起蛰鞭鱼龙。……率然有请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穷。……”全篇神采飞扬,音韵铿锵,立意高远。全诗二十四句并没有完全实写瑰丽诡谲的海市奇观,而是抒发了对宇宙奥秘的惊叹和赞美,同时自然流露出他一贯的豁达乐观。五十是知天命之年。黄州几年的磨难,把他的精神脊梁打造得更坚强。面对官场的贬谪,党派的争斗,小人的中伤,他早已宠辱不惊,浮沉不乱,坎坷不惧,随遇而安。他认为,海市为飘渺幻相,那么宦海沉浮又何尝不是过眼云烟。诗人这种旷世襟怀和气度,使他一生数度旅险为夷,破憂为喜,淡定从容地跨入知命之年。长诗的不尽之意显见于诗外,意趣无穷,启迪心智。(另外有《海上书怀》七律一首)
  来到这里的见闻,还促使苏东坡日后做了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根据亲身的调查研究写了二件奏折,“乞罢登莱榷盐状”和“登州召还议水军状”。比起《海市》名诗,这两件奏折的文字鲜为人知。很巧,从一份资料上看到其内容。每折约四百字,文简意赅,有理、有据、有建言。读后非常惊讶,也非常感动——原来他不仅仅是伟大的诗人,还是时时忧民务世、能为民请命的伟大父母官。经过深入调查,苏东坡发现,沿海地区向来有灶户提供私盐给百姓食用的习俗,但实行榷盐(官府专卖)后,灶户失业逃亡求生,百姓因官盐价高买不起,商贾不来,盐货囤积,致使“官无一毫之利而民受三害”。故他在奏章建议,“罢登莱两州榷盐,依旧令灶户卖与百姓,官收盐税。”另一奏章,先述军事防务的历史,“地近北虏,号为极边……自国朝以来常屯重兵,教习水战,旦暮传烽,以通警急,屯兵常不下四五千人……为京东一路悍屏”。之后,详述军力分布与人数的现状,认为“兵势分弱,以启戎心;更番差出,无处学习水战,武艺惰废,有误缓急”。故在奏章里建议,“今后登州平海澄海四指挥兵士,并不得差往别处屯驻”。二份奏章的开头均为“元丰八年十二月朝奉郎前知登州军州事苏轼奏”,可见回京一路上,不只是遥想登州的蓬莱阁,不光是回味奇幻的海市蜃楼,这二种弊端一定是久久萦绕在心头,到京师后立即上书。前者,榷盐遂被废除,百姓商贾官府均得利益。此法延续近千年之久。
  当地为感激苏东坡的亲民爱民之举,在庄严清静的道观之地特立祠堂以纪念和祭祀。“有宋时,苏文忠公莅任五日即上榷盐书,为民图休息,土人至今祀之,盖非以文章祀,实以治绩也。”(清《 盐政碑》)民间流传的口碑——“五日登(知)州府,千年苏公祠”,较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含金量更高,更为光耀千秋。因为诗词是毕竟是个人的事,政绩方为大家的事,故有此真切美誉。原来的祠堂在蓬莱阁西南,到同治年间移修到阁后,面对大海和长岛,并与西面的避风亭、卧碑亭,东面的宾日楼相邻。如今,这里成为来蓬莱阁游玩必到的景点。祠内不大,没有名人故居故址常见的现代塑像(我更喜欢如此简朴的做法),仅是正面墙上悬挂一幅石刻画像,还是从广州六榕寺拓印过来的。只见苏公头戴蓑笠帽,短须,宽袖长袍,手持竹杖,神态安详。祠匾为舒同题,楹联为赵朴初题。
  平心而论,现留存下来的苏东坡诗词有三千多首,比他高产的诗人很多;苏东坡最高的职位是尚书,比他职位更高的诗人也不少,但苏东坡之所以成为一位伟大的个性鲜明的诗人、文学家、书法家以及务实父母官,千年以降,不仅备受文人推崇,也得到百姓的戴爱,则缘于他全面的修养和健全的人格,尤其是后者。罗曼罗兰有箴言:“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甚至没有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行动者。”他的一生经历仁宗、神宗、哲宗、徽宗四朝,很不幸地裹挟于新旧两党的明争暗斗中,身不由己,跌宕起伏,然而,“居庙堂之高,不忘黎民;处江湖之远,忧时务世”的儒家思想,支配并贯穿者他多舛的生命。二件奏折并非偶然之举。来登州之前,他在徐州曾筑堤防洪,勘探煤矿;在黄州听闻当地溺婴恶习,致书太守除弊救婴。离登州之后,在杭州放粮赈灾,创办医院和孤儿院,疏浚西湖;在惠州,协助建桥,修大冢葬无主遗骨;在儋州,教书传诗,看病施药,指导打井。被贬谪时,心存社稷黎民,尽职尽责,一旦恢复官职,继续有所作为。他几乎从不气馁,永远豁达。逆境顺境在他都当是天赐良机,让他锻炼才干,大展宏图。不算长寿的一生,颠沛流离,却活得多姿多彩,过得有滋有味。流放海南也无所畏惧无怨无悔——“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他胸襟恢廓,宽厚仁者不知有恨,连他的政敌对手都无法理解。这样的人格,这样的人格魅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怎能不青史留名、万代流芳。寄托后人怀念的苏公祠就是其中的一例。九百多年后(苏东坡卒于1101年),来此缅怀他的人仍络绎不绝,敬佩不已。
  二度登临蓬莱阁苏公祠,震撼心灵的,非其它人文景观,非八仙传说,非所谓人间仙境,而是诗人“五日知州府,风范映千秋”的伟大情怀。呜呼,高山仰止——千秋苏公祠,万古苏东坡!

 

         

所属类别: 游踪记趣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框
 
姓名:
*
小于等于4个汉字(包括A-Z、a-z、0-9、汉字、不含特殊字符)
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